从森林大火的原理看建仓时机

    |     2015年7月14日   |   炒股心得   |     0 条评论   |    752

先分享我的一段成长经历:

对价值投资的学习和实践,我经历了这么一些反复学习、实践、质疑、思考、修正的过程。

首先是理解:“到底什么是股票?”

对这个问题的思考结果,会直接决定了一个人会选择走寻找企业价值的“投资”道路,还是走寻找市场趋势的“投机”道路。

当我综合考虑,认同“买股票就是买企业”这样的价值思维后,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就是,如何“估值”的问题。

经过反复学习、思考PEPBPEGROE自由现金流折现等等估值的方法,可能会寻找到一定的感觉,但投资实践的过程中,我还是感觉需要解决的疑问非常多。

对企业所处行业的思考,生意模式的思考,财务结构的思考,资产负债利润现金流的思考,对安全边际的思考,对市场价格的思考等等所有关于所购买企业的思考,对估值合理与否的最终结论,同样起着很大作用。

这些关乎价值投资的问题——估值、企业、价格,都需要经历长时间的思考与实践。

可能只有当这些问题,有了自己的模糊概念后,投资过程中的另一些问题才能浮现——关乎资产配置与执行理念,诸如集中还是分散?如何买?如何卖?

我买的第一个股票——招商银行持有心路历程

对我自己的“超长周期策略”的逐渐成型,还有对资产配置重要性的逐渐领悟的过程,和我整个投资生涯的第一笔投资——招商银行,有着密切的关系。

招商银行是我所投资的第一个股票,在刚投入股票实战的初期,随着招商银行的不断下跌,其一度占据了我超过90%的仓位,且依靠微薄的工资收入越跌越买。

招商银行的基本面信息无需质疑,质地优良、风控得当、管理优秀;

但在招商银行的PE从30到20,从20到10,从10到6乃至到4的过程中,里面的反思,以及对我自身当时的价值投资的质疑异常众多。

对这段经历反思的很多“副产品”都成为了今后我重要的理念核心。

首先一点就是,这段对“拥有着超高杠杆经营模式的银行股”的投资使得我加深了对金融体系脆弱性(这个多数感谢无数银黑)和市场高度波动性的认识和认同,从而构成了现在思维体系的最基层的核心——周期必然(后篇第一篇文章就是)

在银粉和银黑长时间的言辞激烈的探讨和辩论中,作为重仓银行的我,也在一旁不断反思。

其实从结果上看,整个2008到2014年的银行股投资,无疑已经是失败的。2010年前,银行股看似很低的15倍左右的估值,从后来的经历看,无疑是高的。同时我作为坚守银行的忠实银粉,也错过了期间无数的其他市场机会,在不少股票超越07年高点的同时,最被价值者认同的银行长期盘踞市场底部,甚至创出新低。

但我自己最核心的一点担忧并不是对其他投资机会错失的懊悔,而是从内心深处,对银黑们所描述的“金融危机”假设,表示深深的认同。

虽然“金融危机”不必然发生,但因为开始认识和认同“人类当代金融体系的脆弱性”,以及考虑周围危机四伏的环境。

债务危机的爆发,金融体系的崩溃,实体经济的大面积衰退,银行的巨幅亏损,银行净资产的巨幅萎缩,市场的极度悲观,0.5乃至0.3的PB在美国金融危机中也都已经出现。

而这些对我们而言也都是完全有可能发生的事情,并且若拉长周期看整个有生之年,几乎可以肯定,危机的爆发是高概率会发生的事情呢。

届时,若危机突然爆发,若以自己近乎满仓的银行,会经历什么?

危机中无论来自政府还是个人的低价注资,无疑会大幅摊薄原有股东的股权,此时若没有足够现金去参与极度低迷的市场,那么危机的影响很可能成为如同分级B下折般不可逆的损失。

所以在这样的反思中,资产配置,适度分散,逐步建仓等想法,逐渐产生。“超长周期策略”的重要组成,也变得逐渐清晰。

森林大火原理——对超长周期策略,建仓时机的思考

如果我们的投资建立在:长期看,危机和繁荣必然会交替产生这样一个“周期必然”的环境中。

那危机对于每一个参与金融市场的人而言,都一定会产生巨大的影响。同时面对危机时的处理,也产生了不同个体长期投资收益的巨大分化。

从银行股投资的思考中,我逐步意识到,虽然银行股估值极低,很大程度上反应了非常悲观的预期。

但为银行股设置一个投资比例的上限,同时为整个股票投资设置一个上限,即,永远保留一定的现金,不但对整个组合的安全性和长期稳定性极其重要,同时所带来的潜在收益也异常明显。

因为一旦某个行业的危机发生,或者整个金融环境的危机发生,当我们可以以极低地价格去买入自己原有的持股时,这些低价股对未来组合的收益空间提供了不可估量的贡献。但对危机的把握是“满仓”策略永远无法做到的。

这时,资产配置——包括从行业个股的小配置,到权益现金的大配置,在这样的高度波动的环境中,会显现出其重要性。

如果经历1929年大萧条的人,必须等待几十年才能恢复失去的市值。但若此人在往后的数年中有足够的资金不断加仓,那这次大萧条对个人财富的增长反而起到的巨大作用。

又比如,由泰国爆发的东南亚金融危机后,泰国股市一落千丈,但回过头看,那次危机之后反而成为了泰国股市历史上及其难得的买入机会。

从这段银行股投资经历的反思结论,我发现也可以套用到绝大多数的投资之中。

何时的森林最不容易着火?——大火过后

企业危机、行业危机、市场危机。每一次危机都如同一场森林大火,虽然它疯狂地肆虐着地面的植物,但从另一个角度说,森林大火也清理了那些森林不断积累着的“易燃”危险品。使得整个森林在大火之后,获得更健康而安全地发展。

我们企业和经济的发展过程中也是一样,不合理的风险因素被不断积累,这些潜在的“易燃物”,也就是风险因素,在经济和市场向上的过程中并不易被发觉。

繁荣的市场环境下,市场中充斥着不健康的企业和不坚定的投资人、浮躁的资金,这些都会因为市场的表象繁荣而得不到足够的重视,同时这些都会成为下一次危机的“可燃物”成为助推危机演变的原料。

但每一次危机几乎都是一次对经济的巨大清洗,它把那些孱弱的企业清理掉;把过剩的产能清理掉;把过度的竞争清理掉;把不合理的产业结构清理掉;把低效无效的投资清理掉;把不健康的债务清理掉;也把市场中最脆弱的投资者清理掉。

危机过后,那些更健康地企业更容易存活,而市场中那些意志不坚定的投资人,那些热钱和不稳定的钱,也撤离殆尽,留下的要么是坚定价值的资本,要么是深套麻木的资金,但这些都为市场提供了稳固地基础,使得再次的,更大规模的“恐慌”变得更难发生。

空既是多,多既是空——每一个看多者,才是下次危机的祸因;每一个看空者,才是下一次泡沫的燃料

同时,从情绪角度考虑,投资的贪婪与恐慌的蔓延,极度类似流行疾病的蔓延。

健康人的群体才是疾病蔓延的燃料,生病的人反而不会使得情况更遭。

在市场向上的过程中,人们不断买入,这些人在买入行为发生以后,已经无法再为市场地进一步乐观提供任何贡献。

能使市场继续向上的反而是市场中那些不看好没有买入的人,所以,当市场中最后一个空头变成多头的时候,牛市也就结束了。

反之同理

危机使得那些市场中原有的乐观者发生了转变,这些转变加速了市场悲观和恐慌情绪的蔓延,但不断增加的恐慌群体反而成为了市场稳定的基石。当整个市场充斥着看空和悲观的论调时,反而意味着此时市场可能迎来最安全的投资机会。

因为这巨大的空方力量,都会在适当的时候,成为下一次市场泡沫的燃料。

回忆2014年以来的这一轮行情,2014年前,整个股票投资在全社会无人问津,所有人只讨论房产,宁愿投资租售比回报率低地可怜的房产,也不愿看一下已然极具投资价值的股市。

但从另一个角度说,不就是这样一群本完全不关心不看好股市的人,成为了此轮股市最强劲的上涨动力?

而最近的噩梦般的三周暴跌,是谁导致了此轮大跌?并非那些蓄谋已久的看空势力,正是这轮快牛所带来的大量不坚定地新进投资者和大量浮躁的资金,正是那些最最看好股市未来的融资资金和炒作资金。这些极度看多者,反而成为了股市暴跌的最大助力。

所以每一次股价的暴跌,都如同一次对市场风险因素的清理。

  总结

  超长周期策略并非“买入最优质的股票,长期持有穿越牛熊。”

  超长周期试图利用人们的恐慌和贪婪,利用市场的极度脆弱,和长周期下的剧烈波动。

  而森林大火原理,为其大周期的逆行而行提供了信心和理念的支撑。

转载请注明来源:从森林大火的原理看建仓时机
本文链接地址:http://gupiao.haore.info/jcsj/
ad
回复 取消